追蹤
懸浮於滄海塵世
關於部落格
返璞归真·重踏江湖不归路
  • 353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0

    追蹤人氣

【羅黃科幻架空】MOON'S TALE 月之傳奇 (一)

 

沖了個澡之後,黃泉感覺舒服多了。他端了一杯咖啡坐到了電腦前,打開了戰史資料檔夾中查看關於400年前月球移民軍與地球聯軍的戰爭歷史。這是他論文的研究課題,卻恰好又是那件和自己相關的大事的起因。起初,他拿到這個課題的時候著實抽了一口涼氣,如此乏味的課題真是不適合自己。

在聯邦國最高軍事學府——火星聯合軍事學院讀大學的時候,黃泉的成績非常優秀。他的志向是成為一名實戰指揮官。然而研究生入學考試的結果卻是,他被分到了軍事戰史研究所,跟著楓岫主人那個廢話多且乏味的教授搞起了歷史的研究。面對一堆堆乏味的史料,黃泉感覺自己的上尉軍銜只是虛設。

然而這個月裏,黃泉卻越發沉迷于火星政權成立之前的這段戰爭歷史。他感到這其中有一些真相被刻意隱藏了,存在著解不開的死結。這其中包括自己的身世來歷。

 

大約400年前,人類誕生的故鄉地球由於過度開發和環境污染,使地球開始逐漸依賴月球移民區的能源和產品。地球聯合政府對月球區橫徵暴斂,使月球移民不滿於這樣的統治而策劃獨立。地球聯合政府為了保留最高權力,否決了月民獨立的議案。雙方的矛盾日益增大,終於有一天地球政府對月球移民區開戰。而在這場戰爭中,火星移民區始終保持中立,未受到任何影響。這場戰爭以月球文明的毀滅宣告結束。月球體積的三分之一被解體,所有人工設施毀於一旦。月球居民裏只有不足百人乘太空救難船成功的逃往火星移民地,其餘全部滅亡。而自己,正是其中的月族遺孤,並且是位身份高貴的皇子。而為何這其中相隔400年的答案是,自己和那個叫幽溟的少年同樣,是兩位當時逃亡的皇子的克隆體。

月球的戰後倖存者在火星的400年間休養生息,已經恢復了元氣,發展成一個龐大的群體。而月族人民也從未放棄過複國的理想。

這場人類史上最慘烈的戰爭讓火星聯合政府吸取了教訓,對全體民眾的包容政策也讓月族遺民得到了與其他種族一樣的權利和地位。建立月族自治政府的提案通過了第一輪的聯合議會投票,或得最終成功的可能性很大,這也是月族遺民400年來的心願。醞釀了漫長的歲月,夢想實現近在咫尺之際,也就是兩位皇子重生之時。

在當年月族倖存者大多是皇族、重要官員和科學家,他們攜帶了月球移民政府的重要資料和科學技術。通過先進的技術,月族兩位擁有繼承資格血統的皇子的肉體和腦部記憶資料被完好保存,以待複生之時。
他們還有一位大哥,叫做蒼月銀血。這位大皇子作為月球軍的高級軍事指揮官,戰死在前線,消散於浩瀚的宇宙之中,而無法和他們一同重生。

而黃泉就讀軍事學院,大致也是設定中的一步。為了複國大計更有力的實施。然而這其中最讓黃泉困惑的是,幽溟在18歲成年之時被植入了過往的記憶。而自己卻沒有。自己在上一世做皇子的時候名字也並不叫黃泉,而是叫夜麟。黃泉在孤兒院長大,但成長過程中一直都受到貴族般的待遇。從有記憶的時候開始,他的名字就叫黃泉。然而沒有人給他取名,仿佛這個名字和他一同降世。

月族複國計畫的主要幹事也分別和黃泉交談過,他們告訴黃泉他的記憶資料在這400年間由於保管不善,已經丟失了。對此黃泉也並不介意,這樣的失誤合情合理。
這段歷史中的秘密對黃泉有著難以抗拒的巨大吸引力,他感到自己仿佛正在被一個黑洞吸進去。他喜歡這樣刺激、具有挑戰性的事情。他願意親自去揭露它們,而不是經由他人之口告知。

幽溟告訴了黃泉他記憶中的全部。在那個時代,二哥夜麟是在地球的大學讀完了電腦工程,畢業之後便留在地球工作。夜麟對繼承王位並不感興趣,只是沉迷於自己的事業,很少回到故鄉月球。在地球和月球的戰爭爆發之後,夜麟一直留在地球,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無法聯繫到他。戰爭持續了五年之後,地球聯軍決定徹底摧毀月球。在那個時候,夜麟突然回到月球。那個時候夜麟和皇族以及權威最高的一些官員發生了爭執,幽溟並不知道其中的原因。

月國的逃生飛船只能承載一小部分人離開,就在飛船起飛之前,夜麟突然消失了。為了保全其他人,飛船只好起飛,而夜麟還留在月球上。那個時候,幽溟以為二哥和大哥一樣,就此和自己永別。

飛船到達火星基地之後不久,幽溟就接受了沉面以及肉體冷凍。當時的科學家沒有完全的把握能夠讓幽溟解凍之後復活,便提取他的基因製造了克隆胚胎保留下來。這一世的他,就是克隆人。幽溟沒有想到的是,在他這一世的成年之際恢復了記憶,並且被告知自己的二哥夜麟還活著,和自己一樣也是克隆人。在那之後的不久他們就見面了。然而二哥夜麟卻改名叫黃泉。

名字只是一個符號,人還是那個人。除了黃泉之外,沒有人介意這一點。黃泉一直認為,自己的名字是一條重要的線索。然而這個迷題在此時還是一絲頭緒都沒有。


咖啡不知不覺已經喝光了,黃泉皺了皺眉頭。圖書館能查到的資料只有這麼一點,看來又要勞煩那位曼睩小師妹了。

君曼睩是火星聯合軍事學院大學二年級的學生,就讀歷史系,她也是楓岫主人的助理。君曼睩的伯父君鳳卿是政府高官,有時候楓岫主人也會拜託君曼睩從他伯父那邊的政府資料庫裏調一些資料出來,這實在是簡捷又便利。君曼睩也非常樂於幫這個忙,因為這樣的話,楓岫主人也會給她的主課成績來一些特別照顧。

“明天中午,楓岫的辦公室見面,這次還是要拜託你幫個忙。黃泉。”黃泉按下了手機發送短信的按鍵。

 

第二天中午,黃泉在楓岫主人的辦公室裏見到了君曼睩。

“曼祿,這次還要麻煩你幫我查點資料。中午飯我請客。”黃泉說

“好啊,那就先謝謝師兄了。”曼睩答應得很爽快。“不過這次你要查的資料還是關於你的研究課題嗎?”

“沒錯,不過恐怕這次的資料不會很容易查……如果你查不到也沒關係。”黃泉說。

“唔……那請師兄你給我一個目錄吧,我找找看。”

“好的,我昨晚已經發email給你了,回你去查看一下好了。這次需要的資料是關於地球軍的。”黃泉抱著胳膊道,“因為我在資料裏發現了一處不合理的地方。”

“咦?是哪里?”曼睩很好奇。“我在讀這一段的時候什麼都沒發現。”

“地球聯軍和月球軍的戰爭持續到了第五年的時候,本來月球軍已經處於下風,有了戰敗的趨勢。在那個時候,地球軍突然決定集中全部核能,用高能陽離子炮群炸毀月球。不過地球軍的本意只是讓月球移民政權屈服于他們的政策、放棄獨立,並不是滅亡他們。地球聯合政府的初衷是想從月球得到更多利益而已。”黃泉道“而且月球的三分之一因為爆炸解體,也給地球的氣候環境造成徹底破壞。在那之後地球聯合政府逃亡到了火星移民地。這場戰爭的結果是兩敗俱傷。我想這其中應該有別的原因。”

“嗯……確實是如此啊。師兄真是厲害啊。”曼睩表示佩服。

嘖,因為妳還只是大學二年級而已,黃泉心想。

謎團實在太多,必須一個一個解開。說不定,這就是第一個突破口。

“楓岫教授不在嗎?”黃泉看了一眼空曠的辦公室。

“是的,他一小時之前離開了,說是去出席一個重要的會議。”曼睩答道。

重要會議?居然有什麼重要學術會議是我不知道的?黃泉心想,難不成這些歷史研究還有什麼軍方機密項目?


資料查找的過程並不是很順利,兩個星期裏曼祿都沒有和黃泉聯繫。黃泉認為,至少僅僅是為了畢業,也要把這個課題做出一些進展才行。

有郵件提示。點開郵箱,黃泉發現有一封新郵件是發自曼睩的。在郵件裏曼睩說,她這次很費力地查到的資料裏有驚人的發現,需要和黃泉見面來說。黃泉馬上回復她,一小時之後在學校的某咖啡廳見面。

在咖啡廳黃泉見到了曼睩。曼祿拿出一遝並不厚的文件地給黃泉。在這份檔裏提到地球聯軍的內部在炮擊月球之前,曾經發生了一次重大事故。主要控制系統因為被一種烈性的電腦病毒入侵而失去控制,當時沒有一個電腦工程師可以對抗這個病毒,最終導致地球軍的戰鬥體系癱瘓。這也正是月球軍反擊的最佳時機。

因為高端的機密武器有獨立的控制系統,因此免於受到病毒的侵害。地球聯軍決定用這種極端的方式結束戰爭。

黃泉覺得這個解釋看起來合理,但似乎又有哪里不合理。他注意到這個超烈性的電腦病毒有個奇怪的名字,叫做“羅喉”。

“我不敢提取更多的資料。”曼睩緊張地說,“其實我也不知道提取了這些會不會有什麼問題。”

“辛苦你了,謝謝你,曼睩。”黃泉說,“有這些已經很好了。”

“師兄……你再往後翻幾頁。重點在後面。”曼睩指著那疊資料。

黃泉翻了幾頁,後面有一份地球聯軍關於這個重大事故的報告。有一份嫌疑人的名單,其中兩個名字讓黃泉感到刺眼,心頭有種突然被砸上重物的感覺。

楓岫主人 火狐夜麟

“哈,大概是巧合吧。同名同姓這種事沒什麼的。”黃泉想到曼睩並不知道月族複國計畫,稍稍松了一口氣。黃泉仔細看著上面的記錄,楓岫主人是為生物科學家,而火狐夜麟是電腦工程師,並且是月族的一位皇子,因此嫌疑最大。原來這就是自己的上一世,或許他的記憶不是因為失誤丟失的,而是被刻意抹去的。為了掩蓋某些真相。

“嗯,也許吧。總之,一段時間裏不要找我查資料了,師兄!”曼睩可憐兮兮地說。確實太難為這個小姑娘了。


楓岫主人,他有極大的可能也是一個克隆人。黃泉認為,說不定他和自己的身世有巨大的關係。尤其是自己大學畢業之後,居然被分派到戰史研究所成為他的學生,而不是去接受指揮官訓練。也許這一切都是計畫中的,他生命中的每一步都是設定好的。冥冥之中他們全都被被命運的線緊緊捆紮,無法掙脫。

難道,這一切的根源是所謂月族複國計畫的安排?如今月族複國已經不是秘密,在各種新聞媒體裏都提到過,聯邦政府也傾向於支持,並不是什麼上不了臺面的陰謀。

這一切的背後,到底誰是操控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