懸浮於滄海塵世

關於部落格
返璞归真·重踏江湖不归路
  • 353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羅黃科幻架空】MOON'S TALE 月之傳奇 (三)

從廚房裏傳來黃泉的聲音:“幽溟你來了?快過來幫個忙!”

幽溟沖到廚房裏,看見黃泉正在和水管裏噴出的水柱搏鬥。

“幽溟,快幫我找找水閘在哪!我搬進來時間不久,找不到水閘!”黃泉喊。

幽溟毫不猶豫地沖進水花裏,頓時被淋了個透濕。“二哥,你別急,我幫你找!”

費了半天勁,好不容易找到了被儲物櫃擋住的水閘。黃泉和幽溟不約而同的深呼了一口氣。兩個人都被淋得很慘。

“幽溟,你去浴室沖個澡。”黃泉拉起幽溟。

“二哥,那你呢?”

“等你洗完我再洗。我先去找一點能給你換的衣服。”

“好的。”

幽溟心頭湧上一陣欣喜和酸澀的感覺,好不容易他們之間才有了一點兄弟的感覺。他們兄弟分別了竟然有……了400多年。

浴室傳來淋浴的水聲,黃泉放輕腳步,從浴室拿走了幽溟濕透的衣服。等幽溟淋浴完畢拉開簾子,發現黃泉給他放了一套很休閒的便裝和浴巾在,而脫下的濕衣服已經不見了。

幽溟走進客廳,看到黃泉坐在沙發上,面前的茶几上放著兩個裝滿水的玻璃杯,裏面泡著兩個小巧的東西,旁邊還有一堆電線。幽溟的臉色立刻變得煞白。

“你的衣服已經放進洗衣機裏了,正在洗。我怕我檢查得還不夠仔細。”黃泉拿起玻璃杯,端詳著裏面的東西。“兩部竊聽器,可能還不止。”

“二哥!你別誤會……”

“放心,我能理解。作為新的月國國君,一個人出行這是必須的。”黃泉一邊說著,目光掃向視窗。“我沒有別的意思,我知道我們現在的一舉一動都被監視著。如果我現在做出什麼動作看起來像是打算劫持你,馬上會有幾個保鏢會砸爛這個窗戶沖進來。”

“二哥……”幽溟的眼圈泛紅。

“別緊張,過來坐下。我只是想單獨地繼續問你一些問題。”黃泉遞了一杯熱茶給幽溟。“你是不是在想,為什麼我會這樣防備你?”

“……嗯”幽溟低著頭,眼淚在眼眶聚集。

“因為我是個軍人。”黃泉平淡地說。

幽溟抬頭看著黃泉,二哥已經不再是火狐夜麟了……或者說,從來都不是。這個人的名字叫作,黃泉。

“……好,二哥你問吧。”

“月族倖存者逃亡火星的時候,你已經繼位了。”黃泉盯著幽溟的眼睛“你還有多少事沒告訴我?”
“我……”幽溟低著頭,不敢看黃泉的眼睛。

“楓岫主人是地球人,為什麼月族的高層官員會接受帶他一起逃亡火星?”黃泉問道。“他的價值高於死去的另外那幾十萬月族人?”

“因為……”幽溟開始發抖。“因為他和你一起……開發出了人腦意識提取的技術………”

“所以你才有機會被植入記憶。”黃泉補充。

“二哥!”幽溟抬起頭,眼淚已經滑下了臉頰。

“除了國王你,還有誰有權利下令刪除火狐夜麟的記憶體?”

“二哥,那不是我!”幽溟忍不住喊出來。“那是長老院的……決議。”

“除了你,我和楓岫主人,還有哪些人是復活的400年前的倖存者?”黃泉問。

“沒有了,只有我們三人。

“火狐夜麟為什麼會被長老院下令刪除記憶體?他的記憶體,或者說他掌握的技術對月族複國到底有什麼威脅?”黃泉的聲音像是利劍,此向幽溟。

“因為……因為羅喉。”幽溟顫抖著說。“因為那個時候,在逃亡之前,二哥為了羅喉……”

“羅喉到底是什麼人!!”黃泉失去耐心,大聲吼道。

“我……”幽溟被黃泉嚇得出不說話。

“告訴我,幽溟。如果你當還我和400年前一樣,是你的兄弟的話。”黃泉大聲說。

“他是……你和楓岫主人研究提取的第一個意識體。”幽溟說“開戰最初的幾年裏我們都沒法聯繫到二哥,二哥一直留在地球上,生死未蔔……被困在地球的幾年裏,你們研究出了人腦意識提取的技術。那個意識體是從一個地球的古代人身上提取的……。”

“古代人,武君羅喉?”黃泉的聲音顯出他很急躁。

“對……但是我並不明白的是,他的意識體和其他人提取的意識體不一樣。其他人的意識只能存儲成檔案,但羅喉是個擁有人格的東西,活在電腦網路里。”幽溟的聲音越發顫抖,“不是單純的記憶體,他更像是個電腦病毒,可以在網路裏傳播,後來破壞了地球聯軍的整個控制系統……”

黃泉的臉色變得很難看。

“二哥和楓岫主然帶著羅喉的遺體回到月球之後,地球聯軍決定炸毀月球的時候,二哥堅持要帶他一起去火星,可是長老院不同意。”

“羅喉破壞地球聯軍的控制系統,難道不是在協助月球軍嗎?”黃泉反問。

“……那是為了掩護二哥和楓岫主人撤離地球,回到月球……但是也激怒了地球聯軍的統帥,所以才會決定轟炸月球……”幽溟的開始抽泣“……二哥他……他在月族的飛船遷移之前,一個人擅自開走了一艘軍用戰機,運走了羅喉的遺體……他把羅喉的遺體藏在一個安全的地方。長老院對他的行為的決議是,他的記憶被提取之後,不能植入下一代克隆體。但是二哥他……到達火星不久,就病逝了……”

“……病逝?!”黃泉感到很震驚。

“是的,他被地球聯軍的武器傷害到,得了一種病。後來就……不過在那之前,已經提取了他的健康細胞克隆了胚胎。”幽溟說。

 “火狐夜麟記憶體的價值,不只是在於那些什麼記憶體技術,對月族複國來說,他的價值更大於你。”黃泉冷冷地說。“長老院是為了懲罰火狐夜麟才做出決定的嗎?

“不……其實是,因為二哥堅持要到達火星之後繼續之前在地球的研究……長老院是懼怕羅喉的力量,不希望他影響到月族遺民和火星的居民。長老院希望羅喉就此被永遠封印住,但是如果二哥在的話,一定會盡全力讓羅喉復活的。”幽溟答道

“為了封印羅喉,寧可捨棄火狐夜麟的記憶?”

“恩……”

“羅喉的遺體被火狐夜麟藏在哪?”

“這只有二哥自己知道……”幽溟小聲說。

“那羅喉的意識體呢?”黃泉接著問。

“不知道……從那之後,地球和火星都沒有他出現過的記錄……”幽溟說。

黃泉沒有繼續問,他似乎是晃神了,直直地盯著眼前的茶几,一動不動。

就算羅喉的肉體被很好的保存在什麼地方,在炸毀月球三分之一的陽粒子炮擊之後,隨之而來的地月之間的巨大核磁爆也足夠消滅羅喉的意識體了。羅喉再強大,也不過是一段電磁波罷了。而這四百年間的太陽粒子風暴,每時每刻都在沖刷著整個太陽系。

但是,楓岫主人和火狐夜麟是兩個有著精密思維的科學家,羅喉本身更是無法揣測的高深存在,他們一定會把所有事情安排周祥。或許羅喉的意識體另有備份?這份拷貝可能會在太陽系的某個角落嗎?這些問題撞擊著黃泉的大腦。

“二哥……我……”幽溟看著這樣的黃泉,感到很害怕。

“哈,沒什麼的。”黃泉突然笑了“你能告訴我這些,我應該謝謝你,”

“二哥,現在你打算做什麼呢?有沒有什麼我可以幫你的?”幽溟可憐地望著黃泉。

“如果我想要恢復火狐夜麟的記憶,你可以幫我做到嗎?”黃泉把視線轉向幽溟。

幽溟一刹那僵住了,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哈,看你的反應,證明我猜得不錯。火狐夜麟的記憶體根本沒有被刪除。”黃泉說道。“如果他的記憶體已經不存在了,你不會是這種反應。”

“……”黃泉的一番話,徹底鎮住了幽溟。

“只有作為新任國王的你有這個權利。現在除了楓岫主人之外,就只有你一個人經歷過當年的事件。而封存二皇子記憶體這種族內最高機密,不會讓楓岫主人這個外人瞭解的。所以我想,你應該是唯一的知情人了,我說的對麼?”

“……”幽溟依舊說不出話。

“這件事,我不會逼你。幽溟,你可以自己做決定。”黃泉淡淡地說。“這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對於這種國家最高機密來說……總是需要一個合理的前提。”

“……二哥,”幽溟的眼睛裏又湧出淚水。“那個時候我是知道的,羅喉對你來說是個很重要的人,比什麼都重要……”

黃泉沒有說話,站起來走向洗衣機,拿出洗好的幽溟的衣物丟進烘乾機。

“衣服烘好之後,你就可以換上回去了,不然你的保鏢們會擔心你的。”黃泉轉過頭對幽溟說。

“……嗯。”


送走幽溟之後,黃泉感到很疲憊。他走進臥室,就倒在床上睡著了。黃泉開始做夢,這個夢境在這段日子裏反復出現。最初只是遙遠朦朧的影像,隨著時間推移而越發清晰起來。在夢裏的那個世界是千餘年前的古代,那也是個充滿傳奇和幻想的時代。

黃泉夢見自己身著銀紅相間的戰甲,手持銀槍,佇立在朗月下的雪鋒之巔。獵獵西風吹起他的銀白長髮和白紗飄帶,那樣的他,風華絕代。

身後傳來腳步聲,來人走到黃泉的身邊,溫厚的手掌附上他的手。黃泉側過頭,望向他。他身著和黃泉相似的黃金戰甲,映著月光,灼灼生輝。他的容貌俊逸無比,笑容裏帶著不可一世的囂狂,並且不可思議的溫柔。他的眼眸是血紅色的,眼中的光華燦若星辰。

他就是,武君羅喉。

“羅喉。”黃泉這樣喚他。

“黃泉。”他的嗓音低沉、渾厚,回應著黃泉。

黃泉,黃泉,我的黃泉………………

就是這個呼喚的聲音,一直回蕩著,清晰得仿佛就在耳邊。黃泉睜開眼睛,臥室裏一片黑暗。

记忆的尘埃逐渐汇集,拼凑出断断续续的残片。但是,這是刻入靈魂、刻入每個細胞的,幾世的時空都無法消磨的深刻記憶。原來,我們已經分別了千餘年。400年前,命運讓我們重逢,為什麼又隔開了我們?

羅喉,現在你在何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